19游戲網 > 游戲攻略>正文

老11选5图表:Dnf:沉迷之于辰迷之于夢境。

來源:19游戲網編輯:網絡轉載更新時間:2010-10-25
[ft=,3,仿宋_GB2312]Part 1、[/ft] [ft=,3,仿宋_GB2312]那抹血腥。[/ft] [ft=,3,仿宋_GB2312]回憶初入冒險這一也謂為行業的領域時,辰迷不由地想起那曾經面對的是何種龐大,卻在歷經重重過[/ft] [ft=,3,仿宋_GB2312]后的此今看來,那些怪獸是如何的渺小,渺小得令自己都不敢相信它們曾經給予自己內心的窘迫感如何如[/ft] [ft=,3,仿宋_GB2312]何的強烈,強烈到近乎窒息。 想想在見到美麗的塞麗亞之前,屠殺幾只小怪物后雙眼看著沾了怪物綠色的血液時,眼角余露出的驚慌與[/ft] [ft=,3,仿宋_GB2312]害怕,似乎殺死了惡魔大王,害怕那些可怕的怪獸某天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面目猙獰地咆哮著要為它們的[/ft] [ft=,3,仿宋_GB2312]兄弟報仇,而這樣的景象終究是出現了,不同的只是怪獸并沒有來找上他,而是在見到美麗的塞麗亞后,[/ft] [ft=,3,仿宋_GB2312]聽著她動耳的聲音,聽著她講述的神怪傳說,講述著戰士冒險時所見到的稀奇古怪與心存邪惡的怪獸,就[/ft] [ft=,3,仿宋_GB2312]那樣靜靜地聽著聽著,心中不知從何時起便開始有了冒險的意識,那種意識從淺至深,慢慢的,冒險的決[/ft] [ft=,3,仿宋_GB2312]心在辰迷的心里印上了深深的烙印。 親愛的勇士,聽完我所述說的所有傳說,你相信嗎? 望著美麗的塞麗亞的那張傾國傾城的臉,辰迷的心終于被屈服了。 我相信,我決心前往那無數勇士走過的路走過的森林走過的未走過的。 嗯。帶上這把我同林納斯一同商量為你打造的自動手槍,你去艾爾文防線尋找一位很出名的鐵匠林納斯,[/ft] [ft=,3,仿宋_GB2312]就是這把自動手槍的終究打造者,他會指引你如何前往赫頓瑪爾如何進行有深程度的探險的。 辰迷似望著神圣一般從塞麗亞那里接過那把古老而破舊的自動手槍,慎重其事地把它小心翼翼地放在[/ft] [ft=,3,仿宋_GB2312]腰帶的槍套里,然后再會了塞麗亞,前往附近的艾爾文防線,在防線口處很輕松地找到了那位很出名的鐵[/ft] [ft=,3,仿宋_GB2312]匠林納斯。 嗨,年輕人,是來冒險嗎? 辰迷重重地點了點頭。 嗯。 嗯,趁著年輕冒冒險到老了才會有許多回憶,就像我,一大把胡子的人了活著依舊快活,每每想起自己像[/ft] [ft=,3,仿宋_GB2312]你這樣年輕去冒險時所經歷的種種,仿似昨天發生的夢一樣,讓我在這年老的歲月里一個人不再是寂寞的[/ft] [ft=,3,仿宋_GB2312]。 林納斯嘴里含著的那根竹煙一直未斷過,煙氣升起,布滿了他那張因歲月而蒼老布滿了皺紋的臉。 冒險很好玩吧? 在說出這句話后辰迷就后悔了,因為他自己也突然明白冒險一詞的真正定義。 哈哈,好玩,好玩,可不是一般的好玩啊。啊,哈哈哈。 林納斯哈哈地大笑著,像個未泯的孩子一樣笑著,仿佛冒險真的很好玩似的。 而辰迷卻未去注意他為什么哈哈大笑,而是在他哈哈大笑的時候,他嘴上叼的那根竹煙依舊含在嘴里[/ft] [ft=,3,仿宋_GB2312]從未斷去。不過好奇終究歸于好奇,這種事情他也不好意思去問林納斯。 摸了摸依存童心的辰迷,林納斯復雜的眼神夾雜著憐憫與贊許。 來,孩子,這是我親手寫的一封介紹信,你拿著它去赫頓瑪爾尋找一個叫凱麗的人,她可是整個阿拉德出[/ft] [ft=,3,仿宋_GB2312]名的強化大師,有多少人把希望給了她,有些人拿著盼望已久的神器帶著對凱麗感謝的心滿意地走了,但[/ft] [ft=,3,仿宋_GB2312]有些人看著她把自己心愛的神器丟入她那架破舊的強化器里,最后聽見咔嚓的一聲后,那些人用惡毒的眼[/ft] [ft=,3,仿宋_GB2312]神死死地盯著一臉抱歉的凱麗,在心里他們毒咒著她快點死去,為什么能為別人鑄造高強的神器,卻把自[/ft] [ft=,3,仿宋_GB2312]己的神器碾為粉碎,于是,有人開始大罵她,說一些不好聽的話,隨著越來越多的冒險者的加入,她也開[/ft] [ft=,3,仿宋_GB2312]始忙碌起來,每天不斷的有年輕好盛的勇士光顧她的那架破舊的強化器,有的得到自己想要的心滿意足的[/ft] [ft=,3,仿宋_GB2312]走了,有的呢,唉,把自己心愛的神器煉成廢鐵后用嘴咒罵著凱麗,于是整個阿拉德都知道了凱麗,但他[/ft] [ft=,3,仿宋_GB2312]們知道的只是凱麗破壞勇士的神器,而很少有人去贊揚她為多少勇士鑄造的超級神器。唉,真為她感到悲[/ft] [ft=,3,仿宋_GB2312]哀啊。 說著這些話,林納斯看著眼前的小伙。 怎么樣,以后要去要去凱麗那打造你的神器??? ???我,我還不知道呢,我還只是剛剛冒險。 呵呵,不怕,年輕人,年輕就是有資本瘋狂的。拿著這封介紹信,踏上你的冒險歷程吧。 嗯,那再見了。 一路好走。 [/ft][ft=,3,仿宋_GB2312]在路上顛簸了一天一夜,終于來到了赫頓瑪爾,在喧囂的赫頓瑪爾里,辰迷在路上友好地問了一個路[/ft] [ft=,3,仿宋_GB2312]人凱麗在哪,那路人用幾秒鐘的時間看看眼前的年輕人。 又一個為凱麗而來的小伙啊,可憐啊可憐啊。 請問,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唉,我不說了,你沿著這條路一直走,在前面左邊如果看到一間酒館的話你就停下來,凱麗就住在酒館隔[/ft] [ft=,3,仿宋_GB2312]壁的房間里。 哦,那謝謝了。 唉。 路人嘆了一口氣后便趕著自己的路走了,望著路人的背影,辰迷心里滿存的奇怪的詞匯。 沿著那路人所指引的路,辰迷很快找到了凱麗。 見到凱麗的第一眼,辰迷心里也想不明白為什么這么一個漂亮的女子會被眾人咒罵。但不明白終究歸[/ft] [ft=,3,仿宋_GB2312]于不明白,在得知自己是林納斯介紹自己來之后,凱麗便指引著他開始了所謂的真正冒險歷程,在這些冒[/ft] [ft=,3,仿宋_GB2312]險間她還讓他認識了一些對自己很有用的導師,說實在的這些導師只是在自己不知的情況下來解答自己心[/ft] [ft=,3,仿宋_GB2312]中的疑惑罷了,告訴自己一些哪些怪怎么打如果不小心中毒了或者出血了怎么自救等等一些常識,盡管只[/ft] [ft=,3,仿宋_GB2312]是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但卻在冒險的過程中作用真的不容小覷。 從幽暗密林到那可怕的領主僵尸之王,一路走來盡管心驚膽寒,但因為路上遇到一些同道的好友的幫助,[/ft] [ft=,3,仿宋_GB2312]終究成功的走完了這一段歷程,而得到的在總結給凱麗聽后,她只是淡淡地說一句“還行”,然后語氣嚴[/ft] [ft=,3,仿宋_GB2312]肅地繼續著她那讓辰迷所不能預知的言語。 格蘭之森現在已經過去了,前面的路還很遠,你得一個人前進了,我不再給你什么很有價值的幫助,以后[/ft] [ft=,3,仿宋_GB2312]都得靠你自己應付了,你也可以與同樣來冒險的人一起,共患難。 嗯。 好,現在你就前往西海岸吧,如果你不知道路徑,你可以向羅莉安詢求幫助。 嗯。我會的。 嗯。那再會了。 [/ft][ft=,3,仿宋_GB2312]孑然一身來到更熱鬧的西海岸,在找到羅莉安后,在羅莉安的房間里辰迷遇到了好多來這冒險的和自[/ft] [ft=,3,仿宋_GB2312]己年齡相仿的人,于是友好地互相介紹后便幾個同行前往羅莉安所介紹的天空之城,經歷天空之城后才感[/ft] [ft=,3,仿宋_GB2312]覺到格蘭之森是多么的渺小,而在后來的天帷巨獸再回首天空之城,直至現今的阿法利亞,才發覺冒險的[/ft] [ft=,3,仿宋_GB2312]程度漸次濃郁。 在得到克倫特的首許下,辰迷終究是中踏上了暗黑城的路,盡管只是入口,但存在著多少勇士慘烈地[/ft] [ft=,3,仿宋_GB2312]亡死在那無頭騎士囂張的長劍下,在勇士紀念館里看到那一張張殘死的勇士猙獰的不堪忍睹的畫面,封印[/ft] [ft=,3,仿宋_GB2312]的指心里終于按捺不住了那蘊藏許久的憤怒,在前往入口的前一刻,在得到克倫特的最終無奈首許下,封[/ft] [ft=,3,仿宋_GB2312]印的指終于拿著他那把凱麗姐姐送給他的超級神器,踏上了那暗黑城入口的陰森可怖。 [/ft][ft=,3,仿宋_GB2312]以強烈的爆發性威力轟炸了幾個洞穴后,辰迷已負傷累累了。 盡管負傷累累加上筋疲力盡,辰迷還是帶上了自己來時的心,繼續著后面的路,后面的冒險,后面的[/ft] [ft=,3,仿宋_GB2312]生死不明。 [/ft][ft=,3,仿宋_GB2312]N年回想,原來自己是那樣的沖動,如果不是自己不小心按了在腰帶的高端機器操動按鈕,或許自己早已[/ft] [ft=,3,仿宋_GB2312]和紀念館的那些勇士一樣,生存在另一個無人知曉是否存在的世界里了。 在得知阿法利亞存有暗黑城這道關口的時候,一位自名為辰迷的機械戰神發自內心的好奇便無形間萌[/ft] [ft=,3,仿宋_GB2312]芽。 這位勇士來自于阿拉德,只是因為對這個世界強烈的好奇心讓他不由自由地喜歡上了冒險這一因神秘的存[/ft] [ft=,3,仿宋_GB2312]在而碼出來的詞匯。 [/ft][ft=,3,仿宋_GB2312]Part 2、[/ft] [ft=,3,仿宋_GB2312]愜意的流態。[/ft] [ft=,3,仿宋_GB2312]在殘喘的環境里過活了一個春秋,萬籟俱寂的黑色的暗黑城里一片陰森,聽不到任何動物的叫聲,耳邊流[/ft] [ft=,3,仿宋_GB2312]動的只是那冰涼的風輕微的呼呼而過,在意識蒙朧前辰迷開始回憶那場驚心動魄的屠戮,面對著從未見過的[/ft] [ft=,3,仿宋_GB2312]怪獸,一眼望不到邊的猙獰在眼前晃來蕩去,深深地刻在腦海深處的記憶畫版里。 或許自己已經死了吧。 辰迷平靜地這樣想著,想著自己靜靜地躺在這片已經被自己溫暖而后又重新冰冷的土地上到底有了多久的時[/ft] [ft=,3,仿宋_GB2312]光,一直緊閉著雙眸,害怕猛然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是一片不可復反的場景,一片寧愿不再看到的陌生世[/ft] [ft=,3,仿宋_GB2312]界。 面對死亡后的辰迷不敢再看到死亡后的自己,盡管沒有確定自己的生命是否位于阿拉德的暗黑城里,但不能[/ft] [ft=,3,仿宋_GB2312]確定的彷徨讓他就這樣徘來徊去地躺了整整一個春秋,身處的岑寂已讓他失去了自己還活著的意識。 [/ft][ft=,3,仿宋_GB2312]暗黑城入口的城鎮里,那個表面瀟灑自如的克倫特,在辰迷進入暗黑城去那個險惡多端的鬼地方挑戰傳說中[/ft] [ft=,3,仿宋_GB2312]的無頭騎士的時候,克倫特便一直在暗黑城入口的那個角落里等待著辰迷的平安歸來,只是就這樣堅信地等[/ft] [ft=,3,仿宋_GB2312]著等著,不知不覺地恍去了一年的光陰,靜悄悄得可怖的暗黑城讓克倫特以為辰迷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只[/ft] [ft=,3,仿宋_GB2312]留下那些兇惡的怪獸在黑色的世界里沉睡時特有的寧靜。 記得一年前辰迷來找自己說要去挑戰那個傳說中的無頭騎士時辰迷那張堅信的臉還有他所給自己超人的生命意[/ft] [ft=,3,仿宋_GB2312]識,不知覺地竟讓自己答應了他這一要求,只是在答應后便突然明了,許多事原來并不是要那么循規蹈矩[/ft] [ft=,3,仿宋_GB2312]的,或許是上蒼帶給的力量,讓這樣的力量輝煌整個阿拉德大陸,讓這片世界綻放溫暖的陽光,散發出的[/ft] [ft=,3,仿宋_GB2312]味道讓陽光更加陽光。 默默地等待了一年的時光,當心中生有放棄的念頭的時候,克倫特突然想起赫頓瑪爾的凱麗有著占卜屬于[/ft] [ft=,3,仿宋_GB2312]天界的勇士的命運,生與死。 于是,克倫特帶著僥幸的希望找到了凱麗,希望能從她那得知辰迷的生或死。 在凱麗含沙射影地說出辰迷的境況的時候克倫特終于醒悟到需要自己再次前往那片惡像顯生的黑色恐怖,而[/ft] [ft=,3,仿宋_GB2312]凱麗似乎看出了克倫特的恍然醒悟的時候點了點頭,然后繼續著她那無人能明了的占卜。 心存著滿滿的希望,克倫特毅然決定孑然出發了。 在黑色的恐怖下漫走,保持著心驚膽跳,當路一個又一個關口的時候克倫特才發現,這一個又一個的關口[/ft] [ft=,3,仿宋_GB2312]里是那異常的平靜,似乎怪獸早已從這里遷移,其實在心里克倫特明白曾經存有的兇猛怪獸在一年前被辰迷[/ft] [ft=,3,仿宋_GB2312]屠戮至盡。 盡管知道可能已不存有怪獸了,為了不必要的萬一,克倫特依舊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當來到最后無頭騎士的關口門前時,克倫特的心提到了嗓子那里一般,呼吸都變得異常困難,或許這是一[/ft] [ft=,3,仿宋_GB2312]個太過激動的時刻,在下一刻便能明了辰迷的生或死,而辰迷的生或死同樣決定了自己的生或死。 如果辰迷還活著,那么自己必然不會生。 如果辰迷死了,那么自己的生與死便決定了無情的無頭騎士的是否生死。 帶著不定的心態,克倫特終究堅定地踏入了最后的那道關口。 嗖嗖的風凄涼地吹過克倫特緊繃的臉頰,克倫特全身顫栗在關口處,看著眼前的一片黑色荒涼,克倫特終[/ft] [ft=,3,仿宋_GB2312]于明白了,辰迷戰死了無頭騎士。 只是,在這樣無際的黑色荒涼中,辰迷到底在哪里呢? 辰迷…… 克倫特大聲地喊著,令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奇妙自己這樣不由自主的舉措。 辰迷…… 再次不由自主地喊著,仿似了對上蒼的納喊,只是現在呼喊的,是一位戰后生死不卜的勇士。 辰迷…… [/ft][ft=,3,仿宋_GB2312]靜謐的空氣突然出現的氣息讓辰迷從朦朧的意境中猛然醒悟,有人在呼喊著自己的名字,那聲音似曾相識,[/ft] [ft=,3,仿宋_GB2312]只是在腦意識模糊的狀態下一時記不起那聲音的主人。 辰迷…… 吶喊聲依舊在繼續著,而在半睡半醒換狀態下意識漸次清晰的辰迷終于辨識出了那聲音的主人。 猛然地睜開了沉睡一個春秋之久的雙眼,望著眼前一片凄涼的黑色,慢慢地爬起身。 [/ft][ft=,3,仿宋_GB2312]克倫特在無意識地呼喊著辰迷的名字的時候,眼前突然有了動靜,最后一道黑色的身影立在不遠處。 [/ft][ft=,3,仿宋_GB2312]Part 3、[/ft] [ft=,3,仿宋_GB2312]殘陽下的睛眸。[/ft] [ft=,3,仿宋_GB2312]沉睡了一個春秋過后終于再次見到了久違的陽光,阿拉德的光還有著它獨特的風味。 每個人一臉不敢相信的驚訝在見到辰迷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并對自己有禮貌地微笑的時候。 他竟然還活著,真的是個奇跡啊。 人們的心里都如此想著,最終這種大眾的想法變成了每個人都無法避開的話題,于是在短短的幾天時間里[/ft] [ft=,3,仿宋_GB2312],辰迷的名字在整個阿拉德都家喻戶曉了,同樣的,話傳的還有他那不可想象的事件。 [/ft][ft=,3,仿宋_GB2312]一如既往的,當傳言開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時候,再如何的神話都已成為某件小事一樣的敘述,只是因[/ft] [ft=,3,仿宋_GB2312]為在敘述后的無關痛癢。 其實沒有人知道辰迷是如何戰勝那無人知曉的神秘無頭騎士的,縱使不知戰景如何,結果是他勝利了,而這[/ft] [ft=,3,仿宋_GB2312]樣的結果也就證明,辰迷與那神秘存在著關聯了,而他所擁有的力量也無可厚非的無可揣測。 [/ft][ft=,3,仿宋_GB2312]走在阿拉德一片祥和的街道上,辰迷開始平靜的眼神審視著這樣和諧下的壓抑。 或者是故意也或者是偶然,辰迷碰到了塞麗亞,那個當初指點自己如何如何冒險的道途的神秘女子,她似乎[/ft] [ft=,3,仿宋_GB2312]永遠不會老去,那張臉似乎永久的那么傾國傾城,在余輝的襯射下更加的嫵媚動人,只是在無論怎樣的境[/ft] [ft=,3,仿宋_GB2312]地下都不可去恭維她的那份美麗,或許,她的存在只是因為整個阿拉德,并非為某個人的存在而永遠如此[/ft] [ft=,3,仿宋_GB2312]美麗。 辰迷,我們終于見面了。 呵,是啊,想想曾經指點我如何如何以后的路的你,仿似昨日一樣,歷歷在目。 呵呵,記得就好啊。 現在過得還好吧? 嗯,老樣子。 [/ft][ft=,3,仿宋_GB2312]斯頓雪域。 這里到處堆積著白皚皚雪,一天下來四分之三的時間天空都在漂落著或大或小的雪花。 問了當地的居名為什么這里有這么多的雪下落,當地的居名帶著疑惑的眼神望著這個陌生的年輕人的臉。 這是殘陽下的眼眸,眼眸所過之處都帶著凄涼的冰雪。 殘陽下的眼眸? 當辰迷如此疑問的時候當地的居名似乎約好了似的,都一一散去,不再理會這個陌生的年輕人的喃喃自語。 [/ft][ft=,3,仿宋_GB2312]眼眸?殘陽?雪花? [/ft][ft=,3,仿宋_GB2312]知道這個世界上存在著一雙殘陽似的眼眸嗎? 有這樣的眼眸? 嗯。 在哪? 斯頓雪域。 找誰? 奧爾卡。 [/ft][ft=,3,仿宋_GB2312]Part 4、[/ft] [ft=,3,仿宋_GB2312]那片困惑。[/ft] [ft=,3,仿宋_GB2312]漫天冰雪的城市里,透著那說不出換濃濃傷感,在落在眉頭的時候,觸及的是內心深處的痛,流進的是冰[/ft] [ft=,3,仿宋_GB2312]涼的液,透出的深邃雙眸,定格在曾經的某個畫面。 辰迷呆呆地站在白皚皚一片的雪域某處,眼神深邃卻渙散地盯著前方,空洞在某刻間席卷了所有的落雪紛飛[/ft] [ft=,3,仿宋_GB2312]。 [/ft][ft=,3,仿宋_GB2312]因戰過那曾以為不死的無頭騎士,在那幽暗而可怖的暗黑城入口里徘徊了一個春秋之久,最后在世人面前[/ft] [ft=,3,仿宋_GB2312]重新聳立在阿拉德大陸上,穩穩當當的聳立著,那不敗的是那戰勝后留下的不朽。 辰迷因此事而名聞整個阿拉德大陸,成為許多個導師教學下面的進修生的鐵板話題。 盡管已成為了鐵板話題,那些進修生卻孜孜不倦地安靜地聽著導師述說的真實傳說,那傳說中的種種神跡[/ft] [ft=,3,仿宋_GB2312],在他們內心處根深蒂固,于是,大片大片的冒險家開始了戰場一樣的路途。 前面的路或明或暗,只是在路過之后回首才會明白,這過程所感受到的人生意義所在。 許多在雪域里形來往去的冒險家看到眼前的年輕人呆呆地站立在雪地上,眼神仿似走了神,空洞得見不到[/ft] [ft=,3,仿宋_GB2312]焦點,深邃得見不到底。 辰迷的這種舉措很快地吸引了人的眼球,越來越多的人在仔細地觀察了辰迷的面容之后才豁然認出了眼前的年[/ft] [ft=,3,仿宋_GB2312]輕人,他就是那傳說中戰勝了無頭騎士的年輕人,是一位機械戰神,利用他自創的機器,操作它們如自己[/ft] [ft=,3,仿宋_GB2312]的身肢一樣,全臆如想。 當頭痛的時候或許那種自由的操控能力便不復存在,在混亂里尋找自我的感覺如失去了全世界一樣,無助[/ft] [ft=,3,仿宋_GB2312]地望著那些細水長流。 [/ft][ft=,3,仿宋_GB2312]踏雪后留下的淺淺痕跡在落日下依舊那樣雪白,只是微微的陰暗凸顯了那曾經逝走時的記憶,愈走愈遠之[/ft] [ft=,3,仿宋_GB2312]后才發現曾經的路已被風蝕一片空白,如沙漠上的角印被風吹得了無蹤跡。 奧爾卡叔叔,前面的路一片空白,請告訴我該如何繼續吧! 辰迷,在你曾經走過的路里,前面的一片空白存有著相同的痕跡,只是在被抹平之后它失去了該有的痕跡,[/ft] [ft=,3,仿宋_GB2312]縱使你如何去踅摸也是徒勞無功。 那么,我該怎樣繼續? 用心去體會,前面的路是未知的,只有親身體會,才知它的真正徑途。 眺望那遠遠的一片蒼茫,或許,只要有前進,才會有回首,回首曾經自己問著經久之人曾經同樣有過的問[/ft] [ft=,3,仿宋_GB2312]題,然后笑笑,原來,一切都會擁有,只是前與后,深與淺而已。 [/ft][ft=,3,仿宋_GB2312]辰迷披上了那件一度伴他戰于所有殤場上的風衣,腳步如風一樣,向著前面的一片空白昂首而去。 [/ft][ft=,3,仿宋_GB2312]Part 5、[/ft] [ft=,3,仿宋_GB2312]應有的曲折。[/ft] [ft=,3,仿宋_GB2312]縱使那路有多么的崎嶇,只要通過了,你就會變得比以前強大了。 如果沒有通過呢? 沒有這樣的如果。 奧爾卡堅定的眼神盯著面前存有疑問的年輕人,從他身上讀出的,或許就是那許久之前應有的某種強大吧[/ft] [ft=,3,仿宋_GB2312]。只是在這樣的強大建立之前,它依舊是那樣的微弱。 我明白了,我會一直走下去的,無論它多么的堅難。 辰迷很堅定地說出了這些話,轉眼看到面前的大片大片迷茫的同時。 在看到辰迷那孤獨的背影在自己的視野里消失不見的時候,奧爾卡微微地嘆了嘆氣。 [/ft][ft=,3,仿宋_GB2312]當白皚皚的雪花上沾染上了腥紅色,那代表著一場戰斗過后。 淺淺的步伐漸次變得深厚而沉穩,一步一個腳印地向前走著,走了很遠的路,留下的腳印卻依舊沒有被雪[/ft] [ft=,3,仿宋_GB2312]白埋沒。 記得風振老師說過的一句話:勇士須如風,風一樣地來,風一樣地去。 風過,只聽其聲卻未視其跡。 那是怎樣的一種存在?或許,電光火石吧。 [/ft][ft=,3,仿宋_GB2312]從未遇過的怪獸總是在無意識中出現,當出現的時候,那些白色的雪在分秒過后被染成血紅。 漫漫長路,一路的意識下,警惕性變得異常觸動,微微的小波動,如風。 你以前能聽得到風么? 風聲? 不是,是波動。 不能。 你繼續前進,只有前進,才能讓你擁有聽風的能力。 這種能力很強么? 不是強,而是敏銳。 敏銳? 嗯。讓你能在很短的時間里做出最接近準確的判斷。 [/ft][ft=,3,仿宋_GB2312]白雪落下,深處傳出來的咆哮聲讓整個空間變得狹小,只是在這樣的空間里,存在著的,有著何許的強大[/ft] [ft=,3,仿宋_GB2312]? 辰迷依舊一步一個腳印的自顧著自己的路,他在尋找,也一直在尋找,尋找一個更強大。 當你戰勝了愈強大的某種力量后,你便駕馭了它們之上,再回首的時候你才會發現,原來世界可以這樣小[/ft] [ft=,3,仿宋_GB2312]。 這樣的話似乎是夢境里聽到的,是某位高人說的,只記得夢里的那位高人一片模糊的白,白得像雪,看不[/ft] [ft=,3,仿宋_GB2312]清面容,看不透身段。 記得當時自己就在那雪域下漫走,那位高人風一樣地來,留下這樣的一段話,風一樣地去,不留一點痕跡[/ft] [ft=,3,仿宋_GB2312]。 所謂的世外高人,或許便是如此的景象吧。 只是,在這所謂的現實里,自己還沒有見過罷了。 但,誰又能分清這個世界的現實與夢呢? 或許,夢是現實,現實是夢。 也或許,夢只是夢,現實只是現實。 [/ft][ft=,3,仿宋_GB2312]辰迷停留在那個山腳下,思索著這樣一個自己從未思想過的問題,只是最后的模糊斷掉了繼續思索的行路。 或許,下一步就可以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于是,辰迷抬起腳步,繼續著前面依舊白皚皚一片的路。 每路過一片感覺邪乎的地方,便會感到自己力量的愈加強大。 或許這也說明,只有愈強大,才有足夠的能力去面對前方未知的更強大。 一邊思索著,一邊繼續著前面曲折不定的路。 [/ft][ft=,3,仿宋_GB2312]Part 6、[/ft] [ft=,3,仿宋_GB2312]無人知曉的秘密。[/ft] [ft=,3,仿宋_GB2312]你知道前方是什么嗎? 不知道,沒人去過那里? 我們的祖先也沒去過? 嗯。我們都不知,就連我們的長輩也不知它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連它是怎樣的一個存在都不知? 嗯。這是事實。因為真的沒人去過那里。 沒人去過那里?那會有人去那冒險嗎? 不清楚。反正我沒聽過也沒看到過。 你沒看到過?但我看到了,昨天的事情了。 你看到了? 嗯。是個滿臉剛毅但滄桑一面的年輕人。 你認識他嗎? 不認識。 那你有什么證據確實存有這個人,且這個人去了那未知之地。 沒有證據,除非你相信我說的話。 可是我沒法去相信。 那就算了,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去證明你相信,除非那個年輕人活著回來。 也許吧。 [/ft][ft=,3,仿宋_GB2312]爺爺,我聽一個朋友說有個年輕人去了那個未知之地。 嗯,是有這樣的一個年輕人。 哦,那他能回來嗎? 不知道。 世上真的沒有人去過那未知之地嗎? 想聽故事嗎? 想。 其實,在很久以前,當人們入住這片雪域的時候,那雪花越飄越大的深處對人們內心的好奇心愈演愈烈,[/ft] [ft=,3,仿宋_GB2312]當有了特定的冒險家的時候,于是有人組織了一支隊,一支專為那雪山深處進行探索的隊伍。 后來呢? 后來,那個隊伍走進了那漫天雪花的深處后再也沒有出來過。 這樣啊。 嗯。這片雪域存在差不多有萬年的光陰了,只是里面究竟是個什么樣到現在真的沒有一個人知道。 那再后來就沒有冒險家進去了嗎? 有,當然有了,好奇心可以使冒險家用死的代價去冒險。 結果依然相同? 嗯。 [/ft][ft=,3,仿宋_GB2312]奧爾卡哥哥,你說剛走進萬年雪山的那個年輕人能活著回來嗎? 敏泰妹妹,不要為他而擔憂,他注定是位冒險家。 但以前也有許多冒險家進去了就再也沒有出來過了啊。 也許吧,也許他也可能再也不會出來了,也可能會出來,而我們,就是在等待著結果,無論喜與悲。 那你問過塞麗亞姐姐了嗎? 我們談過。 那塞麗亞姐姐怎么說??? 沒說什么,她只是說所有的冒險家內心的決定幾乎都不存有多大的差異,只是在毅力堅強程度上一定的作[/ft] [ft=,3,仿宋_GB2312]用決定了他們以后的路的漫長與否。 他們以后的路的漫長?也就是說他們以后冒險之路的是否漫長? 應該是吧,現在的地域正漸次擴張,不知以后將會有多少的冒險之地等著去探索其中的究竟。 是啊,我們也只是從祖先輩世傳下來不斷繼承的指導而已。 嗯,如果我們自己都去冒險了,那么可能會讓那些新來的冒險家失去固定的冒險之路,從而可能會讓他們[/ft] [ft=,3,仿宋_GB2312]感到迷茫而忘卻了冒險最終的意義所在。 嗯,說得沒錯,所以我們要盡好自己的職責來好好經營我們自己的事情。 嗯。 呵呵。 [/ft][ft=,3,仿宋_GB2312]漫天紛雪下,一片白茫,廣碩的白紙上那點突兀的黑顯得特別地奪目。 [/ft][ft=,3,仿宋_GB2312]Part 7、[/ft] [ft=,3,仿宋_GB2312]視死如歸。[/ft] [ft=,3,仿宋_GB2312]或許如眾人所說的那樣,前方如地獄,也或許,前方并未如眾人所說,它是個美麗的不同世界也說不定,[/ft] [ft=,3,仿宋_GB2312]而結果,只能靠自己的雙眼去親證。 帶著好奇的心情,不屈的意志,任憑風吹雨打,可以偶遇的雪崩時??吹攪松辣咴?,那意念一線的瞬間[/ft] [ft=,3,仿宋_GB2312],仿佛看透了生與死的模樣,也或許,看到的只是處于最后絲絲光明的時候看到了太陽對你露出了臉笑,[/ft] [ft=,3,仿宋_GB2312]于是彼此默默地對視微笑,眼神飽含著的,是視破世間的囂俗發自內心的某種感觸。 其實死神是存在著的,只不過穿著那長長的灰黑色的幾個世紀前的舊式長袍,只不過留著一頭長長而干涸[/ft] [ft=,3,仿宋_GB2312]的亂發,只不過帶有一雙犀利到可以殺死人的眼眸,一張冷淡的臉上顯露的,同樣帶著飽盡磨礪后特有的[/ft] [ft=,3,仿宋_GB2312]滄桑。 一路上遇到過的各種怪獸仿似戴著不一樣的頭飾,穿著不同的衣著,類似傳說中西方的圣誕老人,借著飛[/ft] [ft=,3,仿宋_GB2312]車等道具在人們的夢中構造出一章美麗的童話,只是童話后的現實,殘酷到令人發指,而又無可奈何。現[/ft] [ft=,3,仿宋_GB2312]實終究是面勇敢去面對的,正視自己是個勇士與否存在著必要的關系。 當被類如上帝等某個尤物選中之后,生活便開始了與眾不同,意義在生活里體現出的重大,關乎著許許多[/ft] [ft=,3,仿宋_GB2312]多的不可解釋,只是,勇敢地走下去,答案終會揭曉。 [/ft][ft=,3,仿宋_GB2312]走在旖旎卻奇危的白雪上,辰迷看著一望無際的白色,空中落著的夢在喘息下變成水珠?;叵肫鷦目糩/ft] [ft=,3,仿宋_GB2312],或許,開始開始了,終結便注定存在著。何時終結,或完美或殘缺,當發現路已經荒蕪雜草重生的時候[/ft] [ft=,3,仿宋_GB2312],前面便已是落日時分。 默默地走著,一路的風霜已經習慣如常,當聽到慘恐的咆哮聲時,辰迷冷漠的雙眸緊緊地盯著那咆哮的方向[/ft] [ft=,3,仿宋_GB2312],一切迷惑終究需要在那里找到解釋的答案。 一步一步的逼臨,感觸到的危險深深地在意識里擴張。 [/ft][ft=,3,仿宋_GB2312]辰迷,你出來了??? 嗯。 里面有什么? 沒有什么。 沒有什么? 嗯。 不會吧? 確實沒有什么,你可以自己去看看,其實風景很美。 在看到辰迷走進那未知的雪域之后第一次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敏泰便明白了辰迷所走過的路已經保著性命[/ft] [ft=,3,仿宋_GB2312]通過,順利或勉強也只有辰迷他本人知曉了。 當看到辰迷的背影在自己的視線里一點一點地消失后,敏泰笑了。 [/ft][ft=,3,仿宋_GB2312]一生未見識過的龐然大物很瞬間很突兀地出現在辰迷的眼簾的時候,或許因為有點倉促,或許還未接受世間[/ft] [ft=,3,仿宋_GB2312]奇物的另類稀有,但終究是面對了。 你終于來了。 陰森的氣息傳遍了辰迷的整個身體,寒岑的恐怖,異常冰冷的空氣。這,便是傳說中的冰龍。 你知道我會來? 當然。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今天是你祭日就可以了。 祭日?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提到我祭日的事情。 哼哼,不要多說了,受死吧! 鹿死誰手要看最后。 最后是我說了算。 颶風更加狂妄,風中帶著的冰塊晶瑩或堅硬如鋼,夾雜著冰龍賦予其中的力量,辰迷小心翼翼地躲避著,卻[/ft] [ft=,3,仿宋_GB2312]依舊中了傷。 你是躲不過這一劫了! 未必。 未必?那繼續瞧吧! [/ft][ft=,3,仿宋_GB2312]其實戰斗的過程永遠是那么激烈而殘忍,結果終會是存在著的,一勝一敗或者兩敗俱傷。 結果出來之后,過程便已不再重要了。 負著傷痕累累的身體,辰迷堅難地走在來過的路上,在路過某個雪洞時停住了。 忘記了過了多少時間,當感到自己和來的時候一樣的堅強的時候,辰迷睜開了雙眸。 [/ft][ft=,,仿宋_GB2312][ft=,3,仿宋_GB2312]Part 8、[/ft] [ft=,3,仿宋_GB2312]過眼云煙。[/ft] [ft=,3,仿宋_GB2312]或許是世道已更變,看首眼前與眾不同的面貌,在記憶里努力地追尋著它是否依舊存在這眼前的某個角落里。[/ft] [ft=,3,仿宋_GB2312]這還是曾經那個絡繹不絕地生起著一個一個不畏性命勇于挑戰怪獸的阿拉德大陸嗎?[/ft] [ft=,3,仿宋_GB2312]辰迷在遇到一個老者從身邊邁步而過的同時忍不住問了一個是否可以確定世逝否的問題,只是看著老者迷惑的雙眼,辰迷再一次陷入了濃濃的深沉,或許在深沉中思索出來的答案也未必是終究而又僅僅的一個。[/ft] [ft=,3,仿宋_GB2312]年輕人,這依舊是阿拉德大陸,只是怪獸都被歲月訓溫了。[/ft] [ft=,3,仿宋_GB2312]歲月?怪獸被訓溫?[/ft] [ft=,3,仿宋_GB2312]辰迷腦中頓時一片空白。[/ft] [ft=,3,仿宋_GB2312]怎么回事?歲月能訓溫怪獸?[/ft] [ft=,3,仿宋_GB2312]呵呵,年輕人就是年輕人??!這些年來,阿拉德出現的戰士太多了,絡繹不絕地去挑戰那些兇殘的怪獸,就這樣日繼而續的,怪獸慢慢地變得不那么可怖了,在人們的內心里沒有不會被征服的怪獸。而事實上也如此,怪獸因為不斷地有戰士的屠戮而也開始漸漸地害怕起了戰士。[/ft] [ft=,3,仿宋_GB2312]如此?[/ft] [ft=,3,仿宋_GB2312]迷惑的同時,辰迷突然意識到了一個現狀,此時已非彼時了。[/ft] [ft=,3,仿宋_GB2312]老者,現在是什么時代了?[/ft] [ft=,3,仿宋_GB2312]什么時代?時代是不會變的,變的只是一些人們的認為罷了。[/ft] [ft=,3,仿宋_GB2312]那XXX這些戰士還在嗎?[/ft] [ft=,3,仿宋_GB2312]XXX?不會吧?你怎么問起他們了?他們早在百年前逝世了。[/ft] [ft=,3,仿宋_GB2312]辰迷立刻跌躺在地下。怎么可能?莫非自己這一昏迷已有百年之久了?[/ft] [ft=,3,仿宋_GB2312]當再次睜開雙眸的時候,老者的臉映在辰迷的眼瞳里。[/ft] [ft=,3,仿宋_GB2312]年輕人,你醒了?[/ft] [ft=,3,仿宋_GB2312]我什么時候昏迷的?[/ft] [ft=,3,仿宋_GB2312]昨天的事了,你問了我一些奇怪的問題后就倒在了我的腳下,我用力推你都推不醒于是就把你扛到我家了。[/ft] [ft=,3,仿宋_GB2312]老人家你力氣可真大。[/ft] [ft=,3,仿宋_GB2312]年輕人說笑了,力不大怎么在這片大陸上混???[/ft] [ft=,3,仿宋_GB2312]呵呵,說得也是。[/ft] [ft=,3,]透過窗,看著金黃色的陽光灑在斑駁的墻上,透出的氣息,古老卻熟悉。[/ft] [ft=,3,]在昏迷的時段里,仿似親歷了一段冗長的故事,這個故事,醒來時才發現只是一個夢,夢過,百年已從身邊悄然無聲地流逝。[/ft]   [ft=,,仿宋_GB2312][/ft][ft=,3,]完全終結于2010.10.23 [/ft][ft=,3,]  [/ft][ft=,3,]  [/ft][/ft]

老11选5定胆技巧 www.dgmvu.com 19游戲網整理報道

猜你喜歡

口袋妖怪最強進化V3.0最終版圖文攻略(全)

王者榮耀最強上分英雄排名玩的好就能上王者

劍網三成就黨攻略那些容易快速完成的成就

夢幻西游2奇遇任務維摩詰經變圖文詳細攻略

絕地求生大逃殺在哪玩?steam購買下載方法介紹

王者榮耀S5賽季露娜連招改版之后真廢了嗎

奴隸少女希爾薇詳細攻略

honeyselect玩法詳細攻略

魔獸世界抑魔金獲取方法及用法介紹

王者榮耀趙云大型攻略出裝、技能及實戰全教程

地下城與勇士相關新手卡
地下城與勇士熱門文章
一周熱門文章

健康游戲忠告:抵制不良游戲 拒絕盜版游戲 注意自我?;?謹防受騙上當 適度游戲益腦 沉迷游戲傷身 合理安排時間 享受健康生活

Copyright ◎ 2019 19yxw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19yxw QQ:3618073693